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 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 盐城市人民政府  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| 新闻中心 | 信息公开 | 政务大厅 | 理论研究 | 后勤党建 | 后勤文化 | 公众参与
读柳永词
发布时间 2015-11-26   稿件来源   浏览次数:  [ ]

宋词作为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,大致分为豪放与婉约两派。人人都说宋词美,它美在词人的满腔爱国热忱,美在词人的脉脉儿女情长。千年风霜或是无情,但词人的感情在千年后却依旧生动。怀揣着“宋词那么美,我想去读读”的想法,连续多日在睡意来袭之前,品读婉约派代表词人柳永的词作,不知不觉间有了一些零碎的想法,想要记下。

  严有翼《艺苑雌黄》中评柳词曰:“大概非羁旅穷愁之词,则闺门淫媟之语。”的确如此,柳永的词大体分为两类,一类就是哀叹自己的羁旅离愁;另一类则是替歌伎抒发其感情的苦闷。严有翼刻薄的评论并不能遮掩柳永词作的艺术成就,即便是大文豪苏东坡对柳永的创作才华也是相当欣赏的。有一次苏东坡在玉堂问幕士:“我词比柳词何如?”对曰:“柳郎中词,只好十七八女孩儿,执红牙拍板,唱‘杨柳岸,晓风残月’;学士词须关西大汉,执铁板唱‘大江东去’。”能令才大如海的苏轼起一时雄竞之心,柳永之才可见一斑。

  就其代表作《鹤冲天》而言,词里行间尽是词人落榜之后的失意彷徨。怀才不遇似乎是古时众多诗词名家佳作的常见背景。“青春都一饷,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。”看似是词人的自我解嘲,实则是对不顺境遇退而求其次的人生思考,且不论这是否符合当时主流社会价值观,但就词本身,那一份落寞之情,已跃然纸上。

  事实上,柳永并非想成为不思进取的酒色之徒。又过了三年,柳永终于榜上有名。但临到皇帝圈点放榜时,宋仁宗指着柳永的名字说:“且去浅斟低唱,何要浮名!”生生地把柳永榜上除名,后有人为柳永说情,仁宗不悦:“且去填词!”。这次打击实在太大,词人真的放下浮名,一头扎进市井之中去写他的歌词,并且不无解嘲地说:“我是奉旨填词。”这一份痛定之后的洒脱,当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“白衣卿相”。他终日出入于歌馆青楼,为那些风尘间的女子填词。他说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;他说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;他说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”。歌伎们真心喜爱他,词人作词捧红了她们,她们知恩图报,支撑起了词人的生活。穷困潦倒的柳永靠歌伎的接济生存,苦闷来得如此现实。

  现实总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存在于每个人的人生中。直到仁宗景祐元年,改了名的柳永才考取了进士,而此时词人已年近半百,大势已去。有人为词人的一生扼腕叹惜,我不愿认同这种看法,柳永虽未处庙堂之高,但其以另一种方式表达着自己对生活的热爱。他的词作真真切切描绘着市井世俗、儿女之情。“凡有井水饮处,即能歌柳词”,柳永输了一生,却赢了永生。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  闭】
版权所有:sungame官网  2012  技术支持:南京南大尚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
地址:盐城市世纪大道21号  联系电话: 0515-86662405  88192405
苏ICP备07021674号